盼从刑事角度寻真相 小茹芬母报案查义款去向

盼从刑事角度寻真相 小茹芬母报案查义款去向

盼从刑事角度寻真相 小茹芬母报案查义款去向

叶佩妮马青巴生区团署理团长拿督陈浩坤为女婴黄茹芬筹款,发生款项下落不明引发争议一事越演越烈,由于涉及公众捐款且双方至今仍各执一词,引起坊间对此事的高度关注。

随着昨天陈浩坤要女婴母亲叶佩妮在14天内公开道歉后,叶佩妮则于今日正式报案,交由警方从刑事角度调查找出真相。

她也正式委托班达马兰区州议员陈博雄担任其代表律师,负责处理陈浩坤指她毁谤的案件。

叶佩妮今日在丈夫黄国清与陈博雄陪同下,到巴生南区警察总部报案。

陈博雄表示,当事人叶佩妮于1月11日召开记者会后,遵守承诺给协助筹款的陈浩坤一个星期时间针对善款作出交代,随着对方全盘否认当事人的说法,因此决定报案。

他说,报案内容主要是完整陈述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至于当事人所说是否事实,既然对方已全盘否认,便需交由警方调查。

叶佩妮未接律师信

针对陈浩坤发律师信给叶佩妮,陈博雄说,当事人还未接获律师信,现阶段还无法评论,但他正面看待陈浩坤星期四召开记者会的举动。

“我认同陈浩坤的做法,正确的法律途径便是由法庭寻找真相,这也是我们今日选择来报案的原因。

“我们也希望警方能从刑事角度调查此案,寻找真相。”

建议反起诉陈浩坤

他说,就算当事人接获律师信,仍不算正式启动一个法律程序,但他也认同从民事角度探讨真相,与刑事案同步进行也不会有冲突。

“我很乐意成为叶女士的代表律师,同时也会建议她反起诉对方,以追讨回有关款项。”

盼从刑事角度寻真相 小茹芬母报案查义款去向

女婴黄茹芬筹手术费事件越演越烈。

陈博雄提4疑点

陈博雄指此案存有4个疑点,即(一)钱已在当事人的私人户头,若要私吞,何须提款?、(二)如要私吞,提款为何要找人陪,留下证据?、(三)为何要如此麻烦分3次提款?,以及(四)当事人诬赖对方,有何好处?何必自找麻烦?

“一旦此案带上庭,我也会在庭上提出上诉4个相同的疑点。

陪同者还有巴生市议员李富豪、班达马兰区州议员服务中心主任郑文福及民主行动党巴生卫星市支部主席黄时良等。

让事件告个段落
陈博雄建议马华承担余额

陈博雄向马华提出一个解决方案,即承担小茹芬医药费的余额及后续的医疗费,让此事告个段落。

他说,目前当事人手头上留下的只有10万令吉,若医药费超过10万令吉,马华愿意承担余款及后续的医疗费,相信此事可以上述方式解决。

“当事人并非要从捐款获取个人好处,他们需要的是女儿的医药费及后续的医疗费,这是筹款的初衷。”

叶佩妮:包括在32万义款
慈善团体仅筹获6万

叶佩妮承认在寻求陈浩坤协助筹款前,曾有其他慈善团体为女儿筹款,而所筹集约6万令吉的款项已包括在该笔32万令吉的义款中,但他们从未挪用。

她说,慈善团体所筹得的款项并非对方所言的19万令吉,而是大约6万令吉,这笔款项已包括在总数32万8000令吉的义款内。

另一方面,小茹芬预计可在星期一出院,目前已支付7万1000令吉的抵押金。

叶佩妮说,女儿已转入普通隔离病房,仍需使用管子喝奶;至于医药费总数与所需的后续医疗费,则还不清楚。

恐影响筹款
父曾吸毒不愿见报

25岁的黄国清坦承在20岁时曾是吸毒者,后到教会成功戒毒,当初为女儿筹款不愿见报的原因便是担心此事影响筹款进度。

他说,当初是因为生意失败,误交损友,而染上毒瘾约一年,之后在家人安排下到基督教会属下的巴生门徒戒毒。

“我在戒毒所的时间不长,因为那时候长子才一岁多,我担心太太和孩子便回家。在家待业大约一年,状态恢复后,便开始与社会接触。”

黄国清目前是一名装修工友,拥有固定的收入。

叶佩妮表示,丈夫之前确实曾吸毒,但网民指他们是“毒夫妇”令她感到很可笑,因为她连毒品是什幺样子都不知道。

“我承认丈夫曾是吸毒者,但目前已改过自新,有固定的工作与收入,而且5岁的长子也很粘他。”

她认为丈夫的过去并不能与女儿的病情一概而论,因为女儿确实是要动手术,需要手术费与医疗费,这是不争的事实。

新闻背景:
女婴心脏有孔筹款动手术

2个月大女婴黄茹芬出世第二天被诊断患上心脏有孔和呼吸道窄狭,急需10万令吉动手术。此新闻于去年12月9日见报后,公众纷纷热心捐献,使筹集资金很快达标,并于第二天下午宣布突破10万令吉大关。 

本报配合12月9日刊登的新闻,通过南洋报业基金协助筹款,之后被通知筹款达标后便马上停止募捐。

小茹芬于本月5日动手术;其母亲叶佩妮于本月8日召开记者会,要向陈浩坤拿回交由他暂时保管的22万令余款,惟陈浩坤强烈否认曾替叶佩妮保管任何款项。

陈浩坤于8日当天报案,之后于昨天(21日)召开记者会,声称事件交律师处理并发律师信给叶佩妮指对方诽谤,同时要求对方登报公开道歉及索讨100万令吉的名誉损失赔偿。

上一篇:
下一篇: